高清影馆
成人美图
成人小说

堕魔夜、狂淫花。

时间:2020-09-20 15:37:05

堕魔夜、狂淫花。


「这朵花?看起来就是不太一样,丑死啦,淩惠萤,妳真的要把它买下?」邱佳真不敢相信向来不擅园艺的小呆笨,竟然开始要学种花了!


淩惠萤捧着一盆看似百合也有点像是喇叭花的小型植物,笑脸盈盈的跟邱佳真说:「可是我就觉得牠真的很美啊!妳不要买一盆回家养养吗?」


『不要啦!我一看就觉得好噁心!你把牠拿远一点啊!不要离我太近。』邱佳真几乎快要尖叫崩溃了,她就是直觉那朵花有种让人厌恶的感觉 …


一路上淩惠萤相当珍惜的抱着被老闆包装好的钟型铃铛花,就感觉到似乎对牠一见锺情似的倾慕不已。


「真的好美呢!我好喜欢牠喔!」淩惠萤差点抱着花朵亲吻了起来。


『拜託 … 妳别再这幺花癡了好吗?要是妳被牠发狂的姦辱了起来,妳就会知道被宠物咬到的滋味是怎样的感觉了。』

『说不定她在晚上会变身哦!』邱佳真这样扮鬼脸吓着淩惠萤,把淩惠萤逗笑了。


突然的,紫罗兰色的铃铛花似乎闪过一道异光。


「会是阳光的反射现象吧!」淩惠萤这幺想着


「妳不种吗?牠闻起来,真的好香喔!」淩惠萤仍想继续追问着邱佳真。


『不种就是不种!你再怎幺诱惑老娘都没啥用!』邱佳真逗趣的回应着淩惠萤。

『对了?妳的爸妈出国度假了,晚上妳跟淩惠芬妹妹就要小心,说不定这朵花会吃了妳们两个 … !』
邱佳真说的活像是恐怖片的剧情,又形容的活灵活现的样子,让淩惠萤感受到几分的压力。


「到家了,不理妳啰!妳才要小心呢!」淩惠萤掏出绑在小钱包上的大门钥匙,转开了门把,在关门之前,对邱佳真吐舌的扮了有点萌的鬼脸这样说着


「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呢!」邱佳真有点担心的凝视着被关起来的深宅大门这样说着

『算了 … 我已经提醒过她了,是好、是坏?就看看妳的心情了。我不準妳玩爆她!听到没!』邱佳真好像在跟那朵铃铛花隔空说话。


「姐姐,我们晚上吃咖哩饭哦!妳要加辣椒?还是要加胡椒粉?」淩惠芬对刚进家门的淩惠萤这幺说着


「咦?有可爱的小客人来我们家了。」看来淩惠芬好像也是蛮喜欢这盆亮丽的紫色铃铛花。


淩惠萤跟淩惠芬小妹说:「以后我们都要轮流着帮她浇水哦!不然她就会渴死了。」


「嗯 ! 我会帮忙注意的!」淩惠芬把脸凑上前去闻闻芬芳的花香。


晚餐后,淩惠萤跟淩惠芬讨论着要把花放在可以晒到太阳的地方,这样才可以让花朵进行所谓的光合作用。


「姐姐 … 晚安,我要进房间睡觉了。」淩惠芬对姐姐淩惠萤道晚安



「嗯嗯!明天虽然是不用上课的週末,却也是不可以过份的贪睡赖床喔!」淩惠萤像个小大人似的在交代妹妹


「好啦!人家都知道啦!最会赖床的人 … 是姐姐啊!」知道淩惠萤姐姐可能会追打她,淩惠芬迅速的躲进房间里面。


被浓烈的倦意袭身的淩惠萤,在房间的小浴室淋澡之后,换上一件可爱图案的睡衣旧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
在迷濛的倦意中,淩惠萤好像梦见被一个年龄相仿的紫髮少女抱着 … 梦里的那个她好像是在亲暱的唤着紫铃 …

紫铃熟练的浅啜浅吮着淩惠萤的嫩唇,她用修长细嫩的手指,并起两指灵活的探入小穴里巧妙的拨弄淩惠萤的琴心,一次两次的让惠萤感受到甜腻的初潮。


「呀 … 啊啊 … 不行啊 … 会把床单弄髒 … 不要啊 … 嗯啊 … 再深 … 再深一点 … 不 …行了啊 … 」淩惠萤乍然从梦里醒来,她当吓呆到愣掉了。


「你是谁啊?怎会在我家?不要啊 … 呀嗯 … … 嗯唔唔 … 」

已经幻化为美丽女孩的紫色铃铛花,在淩惠萤有所反应之前就先用吻让她镇定下来。


「嗯 … 唔 … 这唾液有镇定与催情的作用 … 不行了啊 … 无法思考了 … 」淩惠萤不由自主的迎起紫铃的腻吻,她的意识被紫铃控制。


不自觉的迎起紫铃抱吻,淩惠萤不再有任何矜持与防备,两腿不自觉得微微张开一点,让紫铃更顺利的用手指深入少女的秘密丛林探掘 …



「嗯呀 … 不要 … 啊啊 …… 不行了 … 呀嗯嗯 …… 」在快感的冲击下,淩惠萤感受到愉悦的初潮,她想要再感受更强烈的刺激。



『花吃了那少女,现在不就是她快要被花吃了她的第一次吗?』淩惠萤浅浅的大约想了一下,太美妙了,紫铃的手技,太棒了。



「妳在想什幺呢?」紫铃好奇的问了


淩惠萤挺起摆动的腰肢,配合紫铃手指转动的频率速度,一阵阵更强烈的欢潮随着快感跃来,太爽了,无可言喻的快感实在美妙。


「没什幺 … 像是在作梦一样 … 没想过我会跟花朵在做爱 …… 」淩惠萤腼腆的对紫铃说


「就给妳更强一点的刺激吧!我的小萤。」紫铃的手指更灵活快速的在小穴里转动了起来,把淩惠萤推向另一波不同的高潮里。



止不住的欢潮,让淩惠萤啼起娇美的淫声 …



「帮助紫铃成长得更加美丽吧!需要妳给我一些能量液,让我更加茁壮,相对的,我也会让妳感受到无比的欢悦。」紫铃对淩惠萤说出她的计画



紫铃的手指分泌出让淩惠萤兴奋的麻痺汁液,是要让淩惠萤在不久之后的性交行进间减少破处的疼痛感。


「嗯啊啊 … 呀啊 … 快啊 … 再快啊 … 要丢了啊啊 ……」

紫铃的手指相当灵巧,轻动纤指触动淩惠萤的花心底处,让她抑不可止的洩潮了。


「该是让我享受妳的时刻了。」紫铃将私处的花蕊搓成阳具的形状,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男人一样。


紫铃完全掌控淩惠萤的意识,让她一手握着阳具抵在湿穴的入口,另一手轻轻的拨开阴穴的外皮,在紫铃的引领下 …


淩惠萤跃然的轻轻一坐,直顶小穴的饱实感,紫铃看着小穴像是吞掉她的爱液吸取器,轻取薄膜的清爽感,把淩惠萤完食之后,下一个餵食者就是淩惠芬了。


「嗯啊啊 … 顶到底了 …… 呀啊啊  … 好麻 … 舒服啊 ……」淩惠萤弓起上身,对紫铃吻了起来,淩惠萤忘我似的吸吮着紫铃用口度给她的甜蜜液汁。



「很奇怪 … 不会痛呢 ! 我不是处女吗?嗯啊 … 呀啊啊 …… 酥麻啊 … 嗯啊 …」淩惠萤稍稍乔了适合摆动腰臀的位置。


紫铃对淩惠萤解释着为什幺不会痛的原因,是因为紫铃的唾液有止痛跟催情的迷情效用,就是这样才不会痛到死去活来啊!



「妳好坏 … 但是我 … 嗯啊啊 … 呀啊 … … 就是喜欢妳的坏 … 嗯嗯啊 … 快啊 … 顶 … 到花心了啊 … 花心酥麻啦啊啊 …」

淩惠萤丢液的同时却也被推至高潮里,小穴的内壁不断夹吸紫铃的阳具,极致的紧嫩感让紫铃亢奋了,抽插的动作越来越狂了。


着实的吸取到淩惠萤体内的爱液,紫铃也越显玲珑有緻的少女美体,越来越有妙龄女孩应该有的凹凸身材。


「对!就是这样,妳很棒,淩惠萤,谢谢妳给我成长的滋润,让我有机会蜕变。」紫铃抱起淩惠萤坐了起来。



可能是被阳具顶到子宫了,淩惠萤连袂的狂丢了两三回,随后 … 陷入持久的耐力战,才正要开始 … 而已。


「呀啊啊 … 紫铃 … 快啊 … 顶到底了啊啊 … … 」既酥又麻的快感,让淩惠萤为紫铃提供大量的爱液,让她变得更具体化一点。


乍看来就像是两个女孩在床上作爱,其实有一个少女是来自星外异花(紫铃对淩惠萤描述她的本体可能是被辐射核能照射到吧?)病变之后的异域魔花。



淩惠萤再怎样都未曾想过,她竟然会跟一朵花发生这幺不寻常的关係,她好像还可以无性生殖,紫铃吸取淩惠萤的交欢圣液,製造出另一个花样少女。



「再过不久,她就可以出来跟我们一起玩了。」紫铃很愉悦的说着



「啊啊呀 … 会疯掉啊 … 别摇那里啊 … 要洩去了啊啊 … 」淩惠萤嘴上虽然说着不要摇那里,她仍是配合紫铃的乱插乱撞,欲拒还迎的接受紫铃的爱抚。


紫铃啄吮着淩惠萤的小乳尖,上下齐攻的策略果然奏效,淩惠萤连续的丢了好几回,让紫铃顺力的採撷到足以让花苞里的那个她,顺利成长 … 。





在床上发生的甜爱进行式,紫铃在前戏时对淩惠萤分泌的催情液发生了作用,紫铃小心翼翼的为淩惠萤供给维持体力的兴奋液,却也从淩惠萤身上攫取她要的植物能量液。



「惠萤姐姐,妳在做什幺。」打开房门的淩惠芬穿着睡衣,被眼前的那一幕惊呆了,一秒钟,两秒钟,三秒钟, … 直到一分钟过去了。



「姐姐!妳在干什幺?她是谁?姐姐!姐姐!妳怎幺了?」淩惠芬奔到床前大声唤着淩惠萤,但是她的眼神淡定冷漠,像是不认识这个妹妹似的。



紫铃跟淩惠萤说:「啊呀!被妳妹妹发现了,妳妹妹的第一次就交给妳处置了,破处的过程痛不痛,妳看妹妹的反应就会知道了。」



紫铃在淩惠萤的下体私处放了一种植物型的棒状物。


淩惠萤起身把淩惠芬抓起来扔在床上,睡衣被扯掉,饑渴若狂的缠吻让淩惠芬无法抗拒,最后终于被淩惠萤制服。


「那是什幺噁心的东西?不要啦!姐姐!快点拿开啦!不要!哇啊啊 … 不要 … 不 … 要 …唔嗯 … 呀啊啊 … 好痛啊啊啊 …」淩惠芬感受到下体有一股深深的剧痛


紫铃趁隙捧起淩惠芬的脸颊吻了过来,把她的唾液渡给淩惠芬,很快的,淩惠芬就不再有强烈的反抗举动,眼神也渐渐失神且迷濛了起来。


催情的效果产生作用,淩惠芬逐渐的挺腰迎合淩惠萤的抽插动作,越来越激狂的摆动纤腰,似乎在索讨更大更强烈的刺激爱慾 … 。



「姐姐 … 嗯唔 … 唔 … 好棒 … 她是妳的新朋友 … 吗 ?」淩惠芬这幺问


「她叫紫铃,今天开始跟我们在一起,还有另一个新朋友在慢慢长大中,她很快就会加入我们。」淩惠萤对妹妹这样回应着


有好几次阳具滑出穴外,又被淩惠萤用劲再顶进小穴里,狂气十足的插穴力劲,几乎把淩惠萤顶到销魂蚀骨,却也娇声的轻啼了起来。



淩惠萤的小乳被紫铃吸吮的发胀发痒,这是多少 P 的欢爱进行式?淩惠萤激狂的干着自己的妹妹,这就是做男人的滋味?难怪会这幺爽快!


「姐姐 … 慢一点啊啊…要丢潮啊啊啊 …… 丢了啊呀…」淩惠芬的身子一震,淫乱的湿液全被紫铃吸收并转化成她可以用的能量,被製造的副体也加入调戏的行列。



「让紫蜜跟妳妹妹好好的培养感情,我们到旁边去 … 不要妨碍到牠们两个。」紫铃把淩惠萤拉起来,在床的另一边开始大动作的把她干了起来。



「嗯…嗯唔…好大…酥服啊…撞到底处去了……」淩惠萤对紫铃讚美了一下


「装皮啊!等一下就让妳狂丢潮到不要不要的还想再要。」紫铃耍冷了



「厚……妳偷学我刚刚的招式…喔嗯…呀啊啊…呀嗯……舒服啊………」淩惠萤还是喜欢被紫铃搞


紫铃让淩惠萤用性感撩人的后坐插穴式,致命的抽插技巧,让淩惠萤忘我的沈吟哀啼了起来。


「饶了我吧…会死啊……顶到花心发麻…发浪啦啊…不要……不要啊啊…」淩惠萤招架不住的求饶了


「我就说过要把妳干到喊不要不要的,让妳苦头甜头一起吃。」紫铃的玩兴正起



「嗯啊啊…呀呀啊……丢了啊啊啊…呀啊啊啊……」淩惠萤差点昏了似的晕过去,却还是有着一点点微弱的意识。


「我的好处就是不会在妳的床上留下腥臭的欢爱痕迹,凡是跟我做爱过,必会留下芬芳的花香味。」紫铃得意的这幺说


被紫铃把淩惠萤翻成鞍马型后背抽插式 …


「我真怀疑妳的前任主人是不是常常播放成人色情片给妳看。」淩惠萤开始怀疑紫铃的成长环境是否不正常呢?



「这个…我没想过呢!休想逃…给我回来…」瞄到淩惠萤有脱逃的动作,反手一抓又是翻云覆雨似的抽插。



「呀啊啊…跟妳开玩笑的啊…呀啊啊……太爽啊啊…花心会坏去啊啊啊………丢潮啊啊……」淩惠萤这下不酥麻死,至少也已经快活死了。



【淩惠芬 VS 紫蜜】


「嗯啊啊…呀嗯嗯嗯……轻一点啊……我怕痛………」淩惠芬怯怯的说着



「这个倒简单,我给妳吃些麻痺催情液就行了。」紫蜜把淩惠芬抱着甜吻。



未曾停过的插穴律动,紫蜜跟淩惠芬已经像是爱恋多年的情侣档,沈力的顶了几下,淩惠芬止不住的淫啼 …



「嗯唔…太妙不可言了…顶到子宫了……喔嗯…撞到花心了啊……很爽…」淩惠芬对紫蜜说



「是吗?就让妳爽到神魂飞起来吧!」紫蜜下身连袂的抽动了近百来下



喷洩涌出的爱液全数被紫蜜吸取殆尽,淩惠芬的肩上、背颈、耳后都有被紫蜜亲吻过的芳香气息。


「太美妙了…妳用的技巧……我喜欢…嗯啊…呀啊啊……爱妳啊啊啊………」淩惠芬洩潮的极为狼狈


「姐姐…妳是买了什幺花……回来啊……妳…不要再乱买东西回家啊…我快……洩啦啊啊…」淩惠芬问姐姐



「我也不知道那是什幺…花……生平头一遭…被花干的好爽……又要丢了啊………丢啊啊…」淩惠萤被快潮沖昏了



「我是被外星人送到地球的异星奇花,我的故乡在远到要命的外星球,那个邱佳真是我们的学姐。」紫铃这幺回答。



淩惠萤才知道邱佳真要她别把花带回家的意思,但是为时已晚,却也丝毫没有悔意,反而更觉得这是命运安排的缘分。



淩惠芬被紫蜜把身体乔成后背坐插式,插不到几下,淩惠芬就已被干到魂不附体似的丢了两三回 …

「唔……不要啊………太刺激了啊啊……呜嗯…呜唔嗯…随便妳了……」淩惠芬弃械投降了。


紫蜜仍然意犹未尽的操着淩惠芬,从一般抽插式玩到疯狂抽插式,每一个招式都让淩惠芬有不同的欢愉快感。


淩惠萤跟淩惠芬姐妹也获取紫铃跟紫蜜提供的欢液,让她们改善了原本的体质,让原本是营养不良的 A 罩杯升级到 大 B 小 C 的 B 罩杯。

外貌上也多了一些些的转变,变得不上妆也很美的花样容貌,以前的过敏体质也全被紫铃她们改善了。


紫铃要求淩惠萤一星期至少要跟她做一遍,拗不过淩惠萤的强烈要求:一星期做两遍。


「妳行吗?」紫铃怀疑的问着淩惠萤



「只要妳给我吃那个就可以了啊 … 。」淩惠萤倔强的嘟起小嘴这幺说


「好吧!两遍就两遍,到时就不要对我哀说妳腰痠背痛到像个老太婆,腰桿子都挺不直了。」紫铃俨然已是淩惠萤的闺中蜜友。


一溜烟的,紫蜜已经把淩惠芬抱到浴室里玩激烈的欢爱进行式了,紫蜜发现他的舌头可以伸长延伸,她用舌头从阴蒂外舔舐到阴道里。


「嗯啊啊…好像……舔到子宫里啊啊…哈呀……呀啊啊…不行啊啊…不……啊啊啊…」淩惠芬两眼发直了的,身子战抖僵住了。



娇喘了几分钟过后,淩惠芬对紫蜜说:「差点被妳玩死!以后不要这样玩我!」


紫蜜跟淩惠芬说:「刚刚还摸不到诀窍,妳让我再练习一次,我一定会知道窍门。」


不信邪的紫蜜又在将她言身的舌头往阴蒂的小穴里推送了进来,一波一波的欢潮浪捲着淩惠芬的意识不停的沈浮,淩惠芬气到想飙髒话出来了,但是 …

真的很爽 … 爽到骨髓里去了 … … 淩惠芬有点气自己的没出息。



「紫蜜…插穴啊……我受不了啊啊……快呀………」淩惠芬还是比较喜欢那个


「好了吗?要进去了哦!爽的话!就大声哀出来吧!」紫蜜把淩惠芬弄成感觉很强烈的后背插穴式



「呀啊啊…太猛了啊啊……花心会裂开啊啊…酥服呀……呀啊啊…」淩惠芬仍是洩潮的抑不可止


浴池里被放满近八九分的温水,紫蜜抱起淩惠芬进入浴池里,让她用面对面的坐插式,紫蜜坐在下方,淩惠芬有些腼腆的握着紫蜜的阳具缓缓坐下。


水池的浮力让淩惠芬几乎没有着力点跟支撑处,淩惠芬最后仍是落的只有被紫蜜狂抽乱插的份。


「这技巧…太妙了……嗯啊啊…呜嗯…呜唔……嗯嗯唔…」淩惠芬想起紫蜜的唾液有止痛催情的疗效,她狂吸取紫蜜的口中唾液 …



「所谓的互补现象,就像我们这样,妳给我萤养成长液,我给妳魅力滋养液,以后我们就这样的爱在一起了。」紫蜜对淩惠芬这样说



「就这样了…妳说的……什幺都好…我愿意……依妳…」淩惠芬太喜爱紫蜜玩的这些技巧



「那?一星期要做几次?」紫蜜困惑的问着



「两次…不要……三次…我们…一星期做三次……在学校做的不算…」淩惠芬提出任性的要求


「妳要我到学校肏妳啊?不就要我乔装成学生的样子?」紫蜜诧异了。



「嗯…妳行的……我对妳…有信心……呀啊啊…没事……呀嗯…酥麻…啊啊……」淩惠芬似乎有点自满



就这样,往后 … 淩惠萤跟淩惠芬的房间里都有一小盆紫色铃噹花,在白天里看似装饰用的小盆栽,在深夜的时候 …

就幻化成少女的人样,跟她们进行着彼此互惠互给的方式,有时候她们也会在自家的屋顶上一块看着天上的星星。


回不去的遥远故乡,紫铃跟紫蜜的家乡在星系最遥远的另一边,左边?右边?上面?下面?还是中间?植物是没有方向感的啊啊!


邱佳真的原形也是紫色铃噹花,她偶尔也会来找淩惠萤一起做爱,只是她(邱佳真)的另一伴是庄竹亚,她们的生活变得更有趣了一点。


有时候会互相交换植物的互相爽几下,偶尔的轮流照顾紫色铃噹花,三个主人的命运都被外星移入的植物改变了生态环境,人生之书,因此被际遇改写。